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2018年 01月 23日 星期二
 
 


      您现在所在的位置: 发展论坛 >> 朝阳发展论坛
实行“近联远接”,构建朝阳与周边地区协调互动发展新格局
来源:张凌波           发布时间:2013年05月30日         浏览次数:647

[内容提要]

落实区域经济发展战略,形成区域间相互促进、优势互补的互动机制,是实现区域协调发展的重要途径。区域经济的协调发展既要求区域内部的协调发展,也要求不同区域之间的协调推进。朝阳作为欠发达地区,必须站在一个更新的高度,从区域经济的角度思考问题,按照远接近联,协调发展的思路,构建一种新的区域经济互动格局:以参加辽西沿海经济区的协调发展为基础,以参与辽宁五点一线经济带及整个环渤海经济圈的区域互动为背景,以承接沿海发达地区产业梯度转移为重点,打破行政区划的局限,促进生产要素自由流动,推动本地区产业升级和结构调整,实现社会经济的全面发展和进步。

 

[关键词]

区域经济   环渤海经济圈  辽西沿海经济区

 

(一)实现朝阳与沿海地区经济互动发展的基本思路

促进区域经济协调发展是我国“十一五”规划的突出特点. 党十六届五中全会强调指出,落实区域经济发展战略,形成区域间相互促进、优势互补的互动机制,重视发挥城市群的集聚效应,是实现区域协调发展的重要途径。区域经济的协调发展既要求区域内部的联合推进,也要求不同区域之间的协调互动。实现区域经济协调互动发展,就是要打破行政区划的局限,促进生产要素在区域之间自由流动,引导产业转移。朝阳位于辽宁省西部,属于经济欠发达地区,如何实现与周边城市特别是沿海地区协调互动发展是经济振兴的关键。

中共中央“关于制定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第十一个五年规划的建议”中明确提出环渤海湾地区要发挥带动辐射作用。辽西地区处于环渤海湾关键地带,有着巨大的发展潜力,辽宁省委省政府将辽西沿海经济区作为辽宁省推动环渤海地区开发的战略重点,并强调朝阳等地区要强化开放意识,既作为腹地,也作为近海城市,主动加入环渤海湾开发建设之中,依托沿海城市群,加快外向型经济体系建设,形成辽西地区对外开放新格局。对于朝阳这样一个欠发达地区来说,这既是一次超前赶上的机遇,也是一次充满巨大竞争的严峻考验。周边地区已经形成了竞相发展的态势,不进则退甚至慢进亦退的形势更加严峻。这就构成了朝阳参与区域经济协调互动发展的迫切性和必要性。

从朝阳的实际情况出发,实现与沿海地区的互动发展,必须按照“近联远接,协调发展”的思路,构建一种新的区域经济互动格局。

所谓“近联”,就是实现朝阳与辽西沿海经济区内各市之间的互动。

与辽西沿海经济区内各市之间的互动,实际上就是整个辽西沿海经济区内各城市协作联动。辽西沿海经济区由锦州、葫芦岛、盘锦沿海城市群和阜新、朝阳近海城市组成,是辽宁省对外开放开发的重要区域,是国家环渤海经济圈开放格局的重要组成部分,是连接中国东北和华北的交通通道和枢纽。省委省政府已经明确表示要大力推进辽西沿海经济区的建设和发展,推进辽西沿海城市一体化,构成扩大开放的辐射面,努力形成沿海城市群与近海城市互动发展之势,为辽宁老工业基地进一步扩大对外开放、实现全面振兴提供重要支撑。
  尽管辽西沿海经济区目前整体的发展水平不高,但面临着非常有利的国际环境和国内环境。新一轮国际分工、产业转移呈现新的态势,将为扩大开放提供新的机遇。随着世界产业结构调整,国际产业转移加速进行。辽西沿海经济区作为我省重要的工业基地,拥有丰富和素质较高的劳动力资源,具有承接国际产业转移的基础条件。国际投资向服务业扩张,为利用外资拓展了广阔的空间。东北亚区域合作开始起步,良好的区位条件为开展国际合作创造了条件,辽西沿海经济区的后发优势将得到充分的体现。辽西沿海经济区是东北和京津塘、内蒙古、河北的联结点,紧紧与沈阳中部城市群和辽东半岛相连。辽西沿海经济区要想充分发挥自己的区域优势,这不仅需要各市从自己的实际出发,用好用活中央和省给予的各项政策措施,充分发挥自身的能动性,更需要区域内的协作联动。通过区域内各市的协作联动,整合资源、人才、市场等方面的优势,克服基础设施不完整、市场体系不健全等方面的劣势;从而有能力承接外部产业的转移,推进内部创新能力的提升。这是辽西沿海经济区的希望之途,也是振兴朝阳的现实选择。朝阳只有融入辽西沿海经济区这个大环境中,才能在合作中求生存,在互动中求发展。

所谓“远接”,就是实现朝阳与辽宁“五点一线”沿海经济带和环渤海经济圈之间的互动。

这种互动实际上就是要主动地承接“五点一线”沿海经济带和环渤海经济圈的产业梯度转移。吸引和承接沿海地区产业转移,已经成为欠发达地区迅速摆脱贫困、提高社会经济发展水平的一条重要道路。

相对于比较发达的沿海地区来说,整个辽西都属于欠发达地区,资本、技术和熟练劳动力都十分稀缺,而非熟练劳动力则极为丰富。经济区内各市都在大规模的招商引资,这种情况下,朝阳承接辽西沿海经济区内的产业梯度转移可能性不大,而要承接东部沿海发达地区的产业梯度转移也有一定难度。因为东部的发达产业集群,已经将东部地区的资本、技术等要素固化在东部地区,即使在产业需要转移时,也有其本省、市的广大地区作为接纳腹地。例如作为长三角龙头的上海,在产业需要转移时,上海的嘉定、青浦、松江等地便是产业转移的直接接纳地;而相邻的浙江、江苏两省还有较大的发展空间,对上海转移出来的产业的吸引力与承接能力要远大于欠发达地区。因此我们在目前应该把承接辽宁“五点一线”沿海经济带和环渤海经济圈的产业梯度转移作为我们对外开放,招商引资的重点。

有研究资料表明,在整个环渤海区域内,京津地区的辐射半径还没有到达辽东半岛,而辽东半岛对京津冀地区的辐射则更为薄弱。在经济关联度方面,京津与东北,相隔辽宁省的朝阳、阜新两个老工业地区,这两个地区目前经济发展相对落后,且没有先天优势条件,本省顾及不到,对京津的优势资源辐射承接不起,使产业扩散效应难以发挥,成为区域互动的瓶颈地区。从这个情况来看,朝阳的发展不仅对辽西沿海经济区的发展,而且对辽宁五点一线战略和整个环渤海经济圈的发展都有着非常关键的作用。

综上所述,可以把朝阳与沿海地区经济互动发展的格局定义为:以参加辽西沿海经济区的协调发展为基础,以参与辽宁五点一线经济带及整个环渤海经济圈的区域互动为背景,以承接沿海发达地区产业梯度转移为重点,打破行政区划的局限,促进生产要素自由流动,推动本地区产业升级和结构调整,实现社会经济的全面发展和进步。

(二)实现朝阳与沿海地区互动发展面临的难题及对策

朝阳所处的辽西沿海经济区不但在省内三大经济区里是最落后的,而且在整个环渤海经济圈中也是一个最薄弱的环节。辽西地区由于地缘相近,人缘相亲,产业也相近,但由于受地理条件、行政区域和思想观念的限制,各地没有形成合力,使经济的发展大受影响。

首先,各地政府在开放引资上竞相出台优惠政策,导致过度或恶性竞争,重复建设重复引进现象极为严重,产业结构低级化趋同。迅速扩大的地带间经济发展差距,加大了地方政府加速本地经济增长的客观压力,迫使一些地方政府在项目投资上置全局性资源浪费、生产能力过剩而不顾,低效益、低水平地重复引进、生产、建设,从而导致地区产业结构趋同现象不断加剧。这不仅抑制了地区经济比较优势的发挥,丧失了地区分工效益和规模经济效益,而且影响国民经济整体效益的提高。各自为战、盲目布局的经济决策方式还在助长产业结构的这种趋势。

其次,是行政体制分割,行政性区际关系替代市场性区际关系,难以做到资源的优化配置及经济融合。在地区差距日渐扩大的背景下,受地方利益的驱使,地方政府或以公开的形式,或以隐蔽的形式实行地方保护主义。互相实行资源、技术、人才、商品的垄断和封锁等来保护本地区的利益。不仅造成了流通渠道堵塞,各种商品和生产要素不能自由流动,而且使地区、行业、企业间的优势无法互补,造成资源浪费,并最终导致竞争、开放、统一的国内大市场难以形成。

上述二点是区域内各行政主体经济进一步发展扩张面临的共同障碍,也是朝阳参与区域互动必须解决的两大难题。为此,我们提出以下三条对策:

(1)要抓住重点着力进行体制机制创新,淡化行政区划色彩,强化经济区域功能。区域协调发展最根本的是体制一体化,没有体制一体化谈不上经济的一体化,也谈不上区域的协调发展。要打破行政壁垒,破除地方保护主义,消除市场壁垒,加快建立一个公平、开放、规范的大市场,营造良好的区域市场环境。本着“互惠互利、优势互补、结构优化、效益优先”的原则联合起来,推动城市间、地区间的规划联动、产业联动、市场联动、交通联动和政策法规联动,通过整合区域资源,调整区域产业结构,壮大跨区域的龙头产业,以较低的成本促进产业优势的形成。整合的思路应是改革和优化政府,改善政府的纵横向权力结构,从法律、组织、风险等方面约束和规范地方政府的行为,使政府真正从管理走向服务,从全能走向有限,从根本上克服和解决“行政区经济”的弊端。这种体制的创新需要上级政府的支持和配合。

(2)在发展的过程中,既要发挥欠发达地区要素、资源的比较优势,形成接受产业转移的竞争优势,选择适宜欠发达地区发展的产业,加速欠发达地区工业化的进程,同时也应采取反梯度的工业化推进策略,在工业化的进程上超越某些传统阶段,积极发展高加工度和高附加值的产业,优先开发高新技术产业,实现向现代工业化阶段的跨越。同时更应注意产业结构的升级,尤其要注意大力发展现代服务业。因为随着国际制造业向中国转移形成相当规模后,很可能出现国际服务业跟进的局面。欠发达地区应发挥自身的区位优势,大规模吸引和加速发展现代服务业,决不可坐失良机,否则,将无法缩小与发达地区在技术和经济上的差距。

(3)要发挥市场配置资源的基础性作用,使企业成为经济互动的主体。市场经济体制是区域经济互动与合作的大环境和操作平台。经过20多年来的改革开放,我国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已初步建立。但由于体制转轨上的差异,欠发达地区市场发育程度较低,制约了系统内力的积累和东西部经济互动发展的动力。市场经济条件下企业是经济活动的细胞和最基本和最主要的投资主体,也是最具生命力的发展因素。新形势下区域经济的互动和合作,实际上是在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条件下资源的重新分配和组合,这种重新分配和组合必须符合市场经济发展规律的内在要求,由政府为主体转向以企业“唱主角”,政府行为也必须通过市场经济体制来进行,必须要有市场经济的主体来参与。

(4)要形成以优势互补为基础、以市场机制为纽带、以项目和服务为载体的互惠互利机制。要在区域内部形成优势互补、统一开放、竞争有序的区域合作体系,要加强地区间在交通、物流等方面的合作,降低产品跨区域销售的成本,促进生产要素在区际间的合理流动和优化配置。要统筹区域发展规划,实现联合发展:一是要突出各地的传统优势产业;二是要共同培育好新兴产业的发展;三是要共同开发好生态旅游资源,共同形成优势产业;四是要共建交通,资源共享。

 

1.       陈栋生《经济布局的理论与实践》辽宁大学出版社,1986

2.       白秀水《区域经济基本问题研究》经济科学出版社,2004

3.      张敦富《区域经济开发研究》中国轻工业出版社,1998

 

作者简介:

张凌波(1959-)辽宁朝阳人,中共朝阳市委党校经济学副教授,主要从事地方经济发展问题研究与教学。

邮编:122000

 

 


 

 

 

 
  Copyright© 2004—2011 中共朝阳市委党校
地址:辽宁省朝阳市双塔区凌河街四段481号
辽ICP备11004178号

辽公网安备 21130002000017号

Email:cy_dx@163.com Tel:0421-2968613(科研部)